公司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

现在是扔飞镖的黄金市场阶段

2017/09/14

 
在别人困惑的时候,我们认为现在是黄金的市场阶段。在哪里挖到黄金取决于你的资金池的长度,如果你的资金池有的资金能够达到3、5年的话,现在是属于扔飞镖的时候。

 
科盛股份,中国PE界的新锐,每年都有一到两个项目在资本市场成功退出,引业界侧目。科盛股份的掌舵人郭佳莹,被贴上的标签是“投资界中最美的女人,美女中最会做投资的”,郭佳莹28岁即担任美国大投行西敏证券副总裁,之后进入卡贝基金中国业务部,在中国创立了科盛股份,成为PE界的一股新势力。
 
作为德林社小伙伴的郭佳莹,接受了德林社二掌柜的采访,从宝万之争、中概股回归聊到自己的投资理念以及对当前市场的看法。这期访谈,相信德林社小伙伴能够收益匪浅。
 
加入德邻俱乐部的小伙伴更有机会与郭佳莹等大咖为邻,近距离聆听大咖的声音。
 
德林社二掌柜:作为优秀的投资人,经常和各种各样的企业家打交道,怎么看“宝万之争”?
 
郭佳莹:从资本市场角度来讲,应该尊重资本市场的规则,保护股东利益,包括大股东和中小股东,这是作为上市公司首先应该做到的。然后才是涉及到公司治理的相关问题,创始人和管理层相关的利益安排应在股东的利益之后。作为企业家情怀和胸怀都需要,更重要的是如何为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我的建议是大家能够理性下来,寻求几方共赢,保护好中小股东的权益,同时考虑大股东的诉求,安排好董监高的位置,综合各方的利益,取最大公约数。
 
德林社二掌柜:最近国内有一波中概股借壳潮流,佳莹曾在美国投行担任过副总裁,对美国市场非常了解,中概股为什么由之前的热衷去美国上市发展到现在想回来?是回来割韭菜吗还是盛极而衰?
 
郭佳莹:我03年在美国做投行业务,这批中概股很多都是我们带进去的。
 
10多年过去了,对于中概股可能大家会看到出现了浑水公司和一些财务问题。
 
但我们看到的是美国的资本市场和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路径的不同。美国是成熟的资本市场。成熟意味着格局已经基本稳固了,未来的发展机会也是有限的。中概股在中国的资本市场能找到更多的机会,中概股在中国所能获得的重视和关注以及估值水平是美国所不能比拟的。
 
所以中概股回来,我觉得是个好事情。
 
德林社二掌柜:为什么中概股在国外与国内的估值差距会那么大?
 
郭佳莹:美国资本市场所喜好的行业和中国的投资人所喜好的行业是不一样的。
 
美国的资本市场70%至80%都是机构投资者,美国这个国家的文化是追梦文化,凡是看不见的都是好的。凡是看得见的、实体型的,反而不会有很高的估值。像影视公司涉及更多的是中国的文化,美国人不能够理解,理解不了也就获得不了高估值。
 
还有中国的实业和制造业也不受美国的投资者关注,美国资本市场的偏好和中国是不一样的。
 
德林社二掌柜:在投资策略上,你提出了一个理论叫“博傻策略”,博傻在中国人的理解就是零和游戏,不创造价值,你觉得你的博傻策略在中国适用吗?
 
答:我所理解的博傻策略是不要把自己想的太过于聪明,要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
 
二级市场要按照一级市场的价值评估进行选择,同时一级市场要按照二级市场的运作机制,把投后退出作为一个重要考量,这两个市场要进行一个交叉考虑。
 
二级市场对一个企业和行业的选择,一定要深入细致的了解,而且是长期的跟踪一个版块,长期的跟踪几个股票。在大多散户的投资人里面,出现的问题就是今天买这个,明天买那个所带来的困惑。
 
应该学习巴菲特的理念,看不懂的企业不买。
 
德林社二掌柜:现在国内PE散户化,追求风口和短期收益的多,怎么找到愿意和你一起待6、7年的PE一起成长?
 
答:凡是参加我们基金的LP都是理念相通的,我们的核心理念就是选择优质标的,长期持有,长期增值,这是我们基金的特点。
 
对于投资人来说,你必须具备足够的资金实力和一部分长期可以闲置的资金。我们对投资人是有选择的。
 
在确定合作之前,我们会向我们的LP介绍我们的长期价值投资理念,以及对于行业的理解和项目的判断。还会沟通包括整个管理团队和对于后期的投后管理以及增值和退出的思路。
 
这些都需要LP认同。如果不认同,多少钱都不能带来价值的创造。
 
德林社二掌柜:国内很多投资者很难把握收益和风险,更多的时候只是在追求收益,而忘记了风险的对冲。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郭佳莹:这个问题更多的是从LP角度来看。
 
这和LP的资产规模有关系,一般来说,你的资产越小,你的风险承受能力越低,对高收益的追求会越火爆比如说,今年和去年出现了许多P2P风险,这实际上是散户因为风险偏好中了陷阱。我们通常关注的不是收益有多高,而是出现风险的几率在多大的可控范围内。
 
反过来说,资产规模小的投资人,可能就会追求隔夜的高收益。有可能本金全部都会牺牲。
 
对于优秀的投资者来说,用时间换空间很重要。用时间来换优质标的的高收益,所以对于时间的容忍程度以及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考量。
 
在投资过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纬度就是时间的价值。这往往被忽视,要选择优质的标的,同时要在一个相对比较长的跑道上,时间是雪球能否滚得比较大的必要条件。
 
德林社二掌柜:科盛股份能取得每年都有项目在资本市场退出的成绩很不容易,你们有什么秘籍?
 
郭佳莹:我们每年可能会看上千个项目,但到立项阶段的不到十分之一,大概不到100个,到尽调阶段的最多不到40个。最后过投委会的,一年不会超过4、5个,最后能真正投的两三个,我们是精品投资的战略。我们的秘籍就是专注,对项目的选择决定了后面成功的50%,如果你的选择不成功,后面的退出和投后管理也是无意义的。
 
选择好了,接下来是投后管理的价值。
 
德林社二掌柜:你们的投后管理怎么给企业创造价值?
 
郭佳莹:我们投的领域主要在三个——新材料、大健康、大文化。
 
在新材料我们投了一个龙头企业,我们充分利用了我们在美国的新材料专家优势,引进了像杜邦这样的机构对企业的高科技进行研发以及对企业上下游产业链进行拓展。
 
除了业务层面,我们还注重企业治理的梳理,比如万科架构在早期是有不完善性的,创始人的持股数量太少,必然会产生当企业大了之后门口野蛮人的问题。
 
 
我们会明确选择创始人股权比例比较集中的企业。至少要在30%以上,只有集中才能在面临困难的时候,带领企业克服困难。
 
德林社二掌柜:你们怎么去追风口?你们投新材料、大健康、大文化,会不会错失很多风口?
 
郭佳莹:我们基金从来不跟风口,我们选择的明星一定不是当前爆棚的明星,因为的它的价值已经全面释放出来了,它的投资价值和未来增长潜力已经很有限了,我们选择的标的是未来5年之后会成为风口浪尖上的明星。所以绝对不能去赶风口。
 
德林社二掌柜:经济L型下,二级市场投资者未来5年的机会在哪里?
 
答:在别人困惑的时候,我们认为现在是黄金的市场阶段。在哪里挖到黄金取决于你的资金池的长度,如果你的资金池有的资金能够达到3、5年的话,现在是属于扔飞镖的时候,只要扔就行。前提是能拿3到5年。